快3平台

 首页 
  >  资讯中心  >  重点报道
说老钟,老钟到
来源:水电七局 作者:王文宇 时间:2019-11-07 字体:[ ]

41岁的钟礼康,听闻是工友眼中“及时雨”,有事随叫随到,办事干净利索。说起“老钟”的由来,倒也简单,施工现场很少有人直呼其名,大家觉得“老钟”顺口,就流传开了。初见“老钟”,给人的印象也不赖,脸庞黝黑略显粗糙却始终透露出一股干练劲。

2012年中旬,初到水电七局协作单位务工的老钟满怀憧憬,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刚到白鹤滩就被眼前一切震惊,金沙江在脚下激流澎湃,放眼望去峡谷两岸岩石裸露的原始地貌丝毫看不出曾有人在这里涉足(白鹤滩水电站的勘探工作五十年代就已经开始)。是退还是进?心里打起了退堂鼓,对于一个“老水电”来说有过犹豫但最终选择了后者。

清晨在一声声爆破声中苏醒,夜晚也得有个“响动”才睡得着,这已经成了早期白鹤滩工程水电人被迫养成的“好习惯”,老钟也不例外。工程前期恶劣的自然环境和复杂的施工现场虽说是挑战却又何尝不是一种机遇。彼时,经多见广的老钟也积累了丰富的现场文明施工作业经验。

“清渣、扫地、清水沟、倒运垃圾、现场协调管理”长期单调、繁琐、重复性极高的工作,他一干就是七年。

勤快一点不见得是坏事

“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割……”这是老钟一天中听到最多的歌曲却也是始终听不完整的歌曲,原因就出在他的手机铃声上。简单的几句寒暄也总是被他的手机铃声打断,“老钟,厂房堆渣了,要处理;老钟,尾水连接管污水要排放;老钟,真空厕所堵了……”但凡收到请求,他的回答只有干净利索的三个字——“马上到”。完成工作后,也不忘“常规操作”,及时在微信群敲出“已解决”三个字,看似简单回复的背后却凝聚着他夜以继日的付出。

老钟清楚记得,在白鹤滩水电站左岸导流洞文明施工和2#导流顶拱支护的高峰时期,导流洞文明施工人员达到70余人,老钟主动请缨被委以重任,是这70人的班组组长也是班组的“大管家”。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可火还没烧成,就碰上了难啃的骨头,这个“见面礼”不免有点下马威的成分。

导流洞内地质条件复杂,多部位同时施工,岩爆现象时有发生,人员协调难度空前。紧要关头有效协调、安排人员及时处理好施工现场的整改落实,创造安全文明的施工环境对老钟来说最为迫切。为此也没少下狠功夫,甚至很长一段时间老钟的工作就是跑不完的工作面和记不尽的施工进度。这种劳于奔波的劲儿为他后期有效安排人员提供了依据,如此一来既节约了施工成本又保证了施工现场有条不紊的推进。

工友在朋友圈感慨:“老钟的微信步数从来就没有低过两万步”,事后老钟也道出了他的工作经——鞋底跑穿,笔头记烂,勤快一点不见得是坏事。

时间久了 善意也会一直蔓延

施工现场文明施工队伍大多是由当地农民工组成的“杂牌军”,文化程度底,知识水平差,安全意识薄弱,在复杂的施工环境中很容易出事儿,单这一点就没少让老钟操心。作为一个“老水电”,老钟可谓费尽心思,每天班前会千叮咛万嘱咐,临了还不忘扯着嗓子吆喝“高处作业要系好安全带,脚下一定要踩稳”。即使到了工作部位还得“一心二用”一边干着活,一边留意身边的工友有没有危险,操作是否规范。

时间久了,善意也会一直蔓延。一些跟随老钟一干就是几年的农民工,不仅自己来了,还拉着亲戚朋友也来了。他们说:“人心隔肚皮,班长这人实在,不拿我们当外人,说是班长,比我们干的还多,跟着他干不吃亏”。这完全得益于老钟的坦诚相处和宽以待人。仪态上的老钟多少有点马马虎虎,不修边幅可一扑到工作像换了个人,绝不含糊,竭力做好每一件事,不怕脏、不怕累。七年来他和他的农民工兄弟们负责的工作面没有发生过一起安全事故,这就是老钟交给施工局的答卷。

有一份热 发一份光 就像萤火虫一样

提到2017年,老钟打开了话闸子,带有点吐槽意味的回忆道:“印象最深的还是白鹤滩水电站全面开工建设的时候,听施工部的同事讲,由水电七局承建的白鹤滩左岸地下厂房全年迎接社会各界领导调研、检查多达180余次,平均每两天就有一次。那时候是真的累,咋这么多检查呢?”可即便如此,高强度的文明施工工作仍在老钟的协调安排下完成的妥妥当当。

有重大检查时,老钟的手机24小时处于待机和响铃状态,随时准备投入各项迎检工作……

人员紧缺时,老钟恨不得一个人掰开两半用,一会儿自己过去搭把手,一会儿又拿起电话联系人员,他的身影在施工现场永远都是最活跃的那一个。

白鹤滩水电站施工现场工作面广、施工环境复杂、施工人数多,作业人员遗失物品的情况时有发生。仅老钟一人就在施工现场捡到过三次手机,幸好每次都通过施工管理平台及时联系到了失主。七年的时间,老钟始终以这种善意的方式活跃在一线,用行动见证着生活中的美好,同时也用行动践行着一个有人情味的白鹤滩。

2018年施工局为了方便一线职工,在左岸地下厂房引进一座真空厕所,长时间的使用导致排污阀损坏亟待维修,很多人怕脏都避而远之,可老钟说:“干工作可不是挑肥拣瘦,不管怎样,总得有人干吧”。面临故障发生时的恶臭和脏乱,他总是冲在最前边,从未有过怨言,出色完成任务后,还不忘将“残局”打扫干净。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此时的左岸地下厂房、尾水连接管正处于建设高峰期,一线职工就餐产生了大量生活垃圾,洞室内通风条件差,长时间堆积将严重影响正常施工进度和环境卫生。不过有老钟在紧紧抓住三餐时间,迅速完成垃圾整理倒运保证各部位职工休息区的干净整洁根本不用着领导担心。

有一份热,发一份光,就像萤火虫一样这就是工友眼中老钟。时间久了,“说曹操,曹操到”也慢慢演变为“说老钟,老钟到”。在白鹤滩有老钟的地方,“老钟到”自然就成了一种踏实。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