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3平台

 首页 
  >  资讯中心  >  重点报道
穿越秦淮河——南京地铁5号线盾构下穿秦淮河纪实
来源:水电八局 作者:易溢 时间:2019-08-06 字体:[ ]

江南佳丽地,金陵帝王州。

商贾云集,能人荟萃,十里秦淮,六朝古都。

秦淮河之上,金粉楼台,鳞次栉比;画舫凌波,浆声灯影构成一幅如梦如幻的美景奇观。

秦淮河之下,灯影铁轨,无尽延伸;机械轰鸣,一抹抹橙色点缀着这幅别样的地下风景。

7月27日,中国水电八局承建的南京地铁5号线左线盾构顺利穿越秦淮河,历时八天八夜,这场穿越之旅终于安全平稳地结束了。

“绕指柔”亦是“百炼钢”

有人说,南京像是个柔情的江南女子,却坐拥“虎踞龙盘”之势和六朝古都之王气。有人说,秦淮河是属于过去的时光,但在这个崭新的时代它依旧保持着自己的特色。

一方秦淮水养育着一方金陵人。

因水而生的八局人,总是与水结缘,从乌江到东江再到长江,从二滩到三峡再到溪洛渡,从茅洲河到湘江再到秦淮河,随物赋形,却驭水而强、顺势勇为。2017年9月初,他们走进了南京这座古城,走进了秦淮河这一历史名河。

来了,就是金陵人。

南京地铁5号线是联系南京主城与江宁东山副城的一条南北向轨道干线,自方家营站至吉印大道站,与运营中的1号线、3号线和13号线连接换乘。中国水电八局承建的TA04-1标位于秦淮区内,包含小天堂站、光华门站主体及附属结构;七桥瓮站(不含)-小天堂站-光华门站-大中桥站(不含)盾构区间及区间联络通道的土建施工。铁路公司盾构分公司负责标段内三个盾构区间隧道建设,工程均为地下线路施工,区间需下穿秦淮河、宁芜铁路、护城河等。

3月19日,七小区间左线盾构顺利始发,区间隧道左线全长706米,设计管片环数为589环,其中221环至322环为穿越秦淮河路段。7月19日,盾构掘进至221环,正式进入下穿秦淮河高风险期。

下穿路段河水为东西向流向,与区间隧道线路近似呈90度,河流宽约120米,河堤淤泥厚度平均为0.4米,两侧具有防护堤,距离隧道结构最小覆土为6.17米。同时,在此区间内,盾构还需侧穿治修二桥40根桥桩,桥梁采用钻孔桩基础,桥墩采用直径1.5米钢管桩为基础,最小水平距离仅1.65米。该路段地层主要为粉质黏土、淤泥质粉质黏土夹粉土等,盾构掘进过程中,在一定的动水压力作用下可能产生流土和管涌现象;且为承压含水层,盾构穿越该层时,可能导致盾构掘进掌子面的不稳定。盾构隧道主要位于承压水及基岩裂隙水中,易发生渗水,由于水压力较大,将会引发漏水、流砂现象,水土流失又会进一步加剧隧道变形及隧道渗水、管片破损等,施工风险较高。

南京地铁5号线作为工程局进入南京市场的首个项目,这是一条新的起跑线,是一项新的使命。

“大块头”也有大智慧

秦淮河的水是碧阴阴的,看起来厚而不腻。漾漾的柔波恬静、委婉,让人不禁有水阔天空之想;灯火明时,那闪烁的水光像是梦的眼睛一般。

盾构机体重近600吨,体长80余米,初次见它的人总觉得就像块巨大的铁疙瘩,难以想象这样一个“大块头”是如何巧妙地穿越江河湖泊、管线桥桩等“拦路虎”。它坚硬不催,破大型孤石、穿溶洞、过砾砂等复杂地层,毫发无损。它能屈能伸,始发井空间有限便分体始发,条件有利时则创下30米/天的掘进最优纪录。

这一次,“大块头”的南京之旅也不是那么轻松的,但“大块头”和它的家人们都坚信这必将是一段难忘的追梦时光,穿越古秦淮,与金陵古城进行一次更深入的交流。

下穿前,“大块头”的家人们成立专项对外协调小组、值班小组、应急救援小组等。协调组积极对接各相关单位,了解秦淮河及治修二桥现有情况及相关数据;值班组提前明确各岗位值班人员及工作内容,实行24小时作业现场交班制度;应急组随时保持通讯畅通,全员联动、各司其职,确保一旦发生事故能够第一时间反应并最大程度降低事故损失。为了确保“大块头”能以最好的状态投入到接下来的挑战中,负责维修保养的家人们在下穿秦淮河大堤30环前便对盾构机及龙门吊、电瓶车等配套设备进行了全面、细致的检修,对易损坏零部件进行了清查与备货。同时,值班组提前对接渣土运输车辆队、商品砂浆厂家,确保渣土及时外运、物资及时到位,为“大块头”的大展身手提供有利的外部条件。

“凡事有度,过犹不及”,“大块头”的家人们深知这一点。于是,下穿过程中,对于掘进过程中的各类参数,项目部及盾构队严格控制。

严格控制盾构机掘进速度,每分钟掘进20至40毫米,每天掘进10至12环,保证匀速连续,以减少对周围土体的扰动。严格控制切口平衡土压力,根据秦淮河水位实际标高对土压力进行动态调整,防止超挖、欠挖,尽量减少平衡压力的波动。严格控制出土量,精细渣土管理,实时进行监控核算,如有超挖情况及时报备并采取增大同步注浆量或二次注浆等预防措施。严格纠偏量控制,对盾构姿态进行时时关注,确保每环纠偏量不大于4毫米,尽可能减少地表沉降,确保上方建构筑物安全。严格控制管片拼装,正确选择K块管片定位,拼装结束后应减少停机时间立即恢复掘进,尽可能减少对周围土体的扰动。严格控制同步注浆量、注浆压力和浆液质量,做到及时、均匀、足量,确保建筑空隙得以及时和足量的充填。严格控制信息报送,对于盾构施工信息、相关施工参数及地面监测数据情况每两小时在微信工作群中进行通报,主要管理人员及时对掘进参数进行分析调整。

“从昨晚4点到现在近5个小时,没有完成新的环数,是什么原因?”19日早上,“大家长”项目经理邓建峰询问道。“汇报,因为渣土比较干,导致出土、掘进不顺利,目前正在持续进行渣土改良。” 盾构队技术员孙国球回复道。此后,大家在每次出现异常情况时便及时、主动反馈。从秦淮河面的小气泡到盾构机刀盘位置,甚至是气温上升,每一位家人都时刻关注着,并做到有措施、有落实、有反馈。

以无敌“土拨鼠”的名义

入夏以来,南京前期一直比较凉快。很多人调侃,一点都没有传统“火炉”城市的自觉。但正在盾构下穿秦淮河工作进行得火热时,太阳也变得火热了。

自7月21日开始,最高温度迅速飙升36度。24日,南京市气象台更是发布了高温黄色预警,这也是南京今年发布的首个高温预警。可想,地面温度已经到了需要减少户外活动并关注防暑降温的状态,通风情况不那么理想且潮湿的地下隧洞中,温度得达到何种程度呢?

掘进班的工人们一边擦着汗一边说道:“走个三五分钟就已经汗流浃背了,一工作起来,机器运转散发热量,周围的温度差不多超过40度了,汗反正是停不下来。”

夏天的中午最是令人犯困。调度室内老程正全神贯注地盯着大屏幕,屏幕上是现场18处监控摄像头传来影像以及盾构机各个系统参数及其姿态情况。地面上画面基本处于静止状态,连风也去“打瞌睡”了。洞口,指挥龙门吊进行管片吊装的信号工在打着手势,一边通过对讲机传递着信号,墨镜加面罩,长袖工装,一双大大的劳保鞋,若不是看到指甲上贴着的小水钻在阳光折射下闪耀着,大概也猜不到这竟是位精致漂亮的女生吧。地底一抹抹橙色一直在有序地工作着,似乎地面上的时间流逝与他们无关一样,竟没看到任何一个人在昏昏沉沉打瞌睡。

外头传了一阵蝉鸣声,老程拍了两下自己的脸,然后起身压了两下腿,架势很像是“练家子”。突然,老程两腿一迈,一个横叉就劈下去了。一旁看着图纸差点昏睡过去的新员工吃了一惊,瞌睡瞬间全没了。“嘿,这可是我的独门秘诀,工作保持清醒、身体保持健康,全靠平常多劈叉。”40多岁的老程对年轻小伙们传授道。

此时,在地底负责管片接收的工人老陈也在用他习惯的方式提醒自己保持清醒。老陈摸摸口袋,看了两眼摄像头所在位置,然后侧了个身,从裤袋里拿出一根烟来,上下口袋翻了个遍找到了一个打火机。老陈心想,这大中午的都该犯困的,调度室监控应该也没什么人会盯着,赶紧偷偷抽根烟,清醒点等下也好接着收管片。于是,“啪嗒”一声,打火机上的火苗蹿了上来,香烟一下便着了,一缕烟雾升起。

“这老陈是不要命了吗?”安全员周武拍着桌子站起来怒斥道。还在嘚瑟的老程吓了一跳,莫名其妙被点名,一反过头,看到周武正在屏幕前一脸严肃地盯着。仔细一看,原来“彼老陈非此老程”,老陈“顶风作案”,那是犯了大忌啊。最近反复强调地底不准抽烟,高压电、各类油脂,尤其是高温天气,加上香烟这一诱因,那就等于自杀。反应迅速的老程连忙拿起了他专属的电话,拨通到盾构机主控室值班工程师陈阳许处,“快,通知协作队伍负责管片接收的老陈灭烟”。

大吸一口,整个鼻腔都充斥着香烟的美妙,可脑海里却回想着当天早上班前安全讲话的千叮咛万嘱咐。正犹豫着,班长突然走过来把他的烟给掐灭了。老陈瞬间羞愧难当,心里默默念了上百次“安全第一,生命至上”。

“该打的板子得打下去,这次必须罚款,是给老陈的警醒,更是给所有人一个警醒,不管是特殊时期也好,还是平时的正常掘进。我能理解有烟瘾的同志,但是不能允许在不合适的环境下伤害自己甚至伤害他人。”在晚班交接会上,周武强调道。这是周武“转岗”到专职安全员后下达的第一个安全罚款通知单。

所幸的是,直到今日,盾构已经安全平稳穿过秦淮河,解除了穿河风险,大家未再发现任何一例违规吸烟的不安全行为。

“周武还真是越来越严肃了,小心一直单身。”盾构队技术负责人刘辉在周武面前揶揄道。

“你也就站着说话不腰疼,快收拾下准备去见岳父岳母吧!”一旁的兄弟们调侃道。

“等盾构顺利穿越了秦淮河,我们就订婚吧。”这是刘辉在数月前和他的另一半做的约定。

穿越秦淮河,这是“大块头”和“土拨鼠”的一次难忘旅行,这也是八局人与秦淮河的一次难忘旅行。

 


【打印】【关闭】

浏览次数: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